那一年花开正好,你我未老 ——《花凋》读后感

dengli 2018.2.8 23:09 98 1
文学杂记 学记 2018书目

    时间在荒野里迷了路。我兜兜转转不知身在何处,今夕何年,像木偶般被你牵引着走过一座城,看过一出戏,听过一段情。

    你写景时,像在画一幅画。先用铅笔淡淡地勾勒树的轮廓,街道的延展,房屋的檐角,室内的红木家具,桌上的水晶台灯,灯罩的鎏金花纹。再用淡淡的底色渲染背景,空灵——淡墨色的、潮湿的天,灵动的微醺的风,吹起刺绣大花的裙角,吹得铁皮的招牌吱吱响。再用上好的颜料一层层上色,繁复层叠的花在夏日下炙烤着失了生气,阳光透过斑斓的琉璃窗投射进一丝耀眼的红,红木桌角长着爪子闪着亮光。最后仔细一点点勾勒细节,屋内的留声机放在新潮的歌曲,阳台上传来一点点的鼾声,灰尘在阳光中跳舞。时间突然迷了路,这里是香港山间的别墅,这里是上海林立的大楼,这里是广州幽深的巷弄,仿佛每一处地方你都去过,长足的停留过,深入的体会过,不然你怎会知道那天阳光微醺花开正好,你怎么知道哪一处蔷薇开的最艳,哪一处挂着新衣,哪一处他们正好遇见。

    你写人时,仿佛你当时就在场,你和她对话过。你知道她微胖但脸上透着扑扑的红晕,她消瘦微低着头;你听得到他们的心跳,砰砰砰砰焦急的等待,砰~砰~砰~温柔的凝望;你和他们对话过,她说她的矛盾,她的苦楚,她的思念;他说他的心事,他的欲望,他的义无反顾。所以你知道那一年花开正好,你我未老,故事刚刚好。

    你把笔下的女子捧在手心里,珍之重之。葛薇龙从青涩的女学生穿上华服成了交际花,却还有一个乔琪爱一场;白流苏受够了家里人的嫌恶,却用一整个香港的沦陷换来了一场倾城之恋;川娥死在了三星期后,却总还有章云藩真真的等一场;七巧三十年来带着的黄金的枷,劈杀了几个人,但长安总还是遇到过错过过世舫,她最初和最后的爱;王佳芝该是最恨易先生的,但在珠宝店还是对他说:“快走!”。你对笔下的男子也似乎很是宽容,振保有心底朱砂痣,也有床前明月光;范柳原可放荡不羁,也经历一场倾城之恋。

    在你笔下,那一年花开正好,你我未老……

    (无论是封建的旧社还是动乱的时代,每一个作者都用自己的视角用他们的文学作品告诉我们当年的故事。张爱玲的文字亦是如此,偏重于女性的柔软细腻与精致,而《花凋》收集了也以公子小姐间的爱恨情仇居多,随是写几十年前的故事,但由何尝不是几十年后的故事。)

Last Modified·2018年2月8日 23:30

linxiaoyun:1#

文采飞扬,才华横溢

2018年2月25日 0:22


您尚未登录,请先才能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