粤系房企江湖

linxiaoyun 2018.9.30 16:31 11 1
前瞻 房地产

2018年9月30日转

虎嗅注:几日前,万科喊出了自己的目标:活下去。万科是粤系房企中的代表,而粤系房企又是中国房产风云录里面不可忽视的章节。80年代中期,新时代来临,商机遍地,各大房企创始人开始崭露头角,比如王石,比如冯仑、王功权、潘石屹......从1980年到如今,海南和广东上演了风起云涌的地产兴衰史。

本文转自公众号“地产风声”(ID:fangshi488),原标题为《粤系房企江湖:风从南边来》,作者:内幕君,题图来自视觉中国。

在地产界有一句老话:中国地产看华南,华南地产看粤系。浩荡40载,一部粤系房企沉浮录,半部中国地产风云史。

1840年,中国风雨飘摇。一个悲情的时代从广东开始。

英军的炮火击穿了广州城,两年后,毫无招架之力的清政府签订《南京条约》,割让香港岛,中国走入了屈辱的一百年。

140年后,春风吹拂满眼春。一个激情的时代,同样从广东开始。

1979年,深圳西部的小渔村蛇口,填海建港的机械声轰轰作响,中国改革开放的“第一炮”震天动地,时代弄潮儿云集海湾、奋争朝夕。

一年之后,中国房地产的故事从这里落下第一笔,粤系房企开始崛起。

一、鹏城春风起

1980年1月1日,深圳签出第一块土地出租协议,由香港人刘天竹开发,命名“东湖丽苑”,第一期108套房源被香港人抢购一空。

1月8日,深房集团前身深圳市房地产公司成立,中国大陆有了第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,也是粤系第一家房企。三个月后,邓小平指出房子可以买卖,商品房的概念得到上层首肯。又一家粤系房企破土而出。

1981年,蛇口工业区建设指挥部房地产科成立,成为招商地产的前身。

总能把握住时代契机、敢于吃螃蟹的深圳,用速度与激情谱写着南方乐章。此时的北方,时代号角正在破茧。

1981年3月20日深夜,广播里传出:中国男排在先输两局后连扳三局,逆转战胜南朝鲜,取得世界杯参赛资格。这时,守候在收音机旁的4000多名北大学子夺门而出,他们找来木棍点起火炬,绕着未名湖跑圈,在火光滔天之中高喊着:“中国万岁”、“团结起来、振兴中华”。

压抑许久的激情像升腾的火焰一样绽放、燃烧。

八个月后,中国女排首夺世界杯冠军,人民日报刊文《学习女排,振兴中华》:“用中国女排的这种精神去搞现代化建设,何愁现代化不能实现?”

听到时代的召唤,王石不甘于在广州继续平庸,爬上广深列车,来到造梦中心的深圳。1984年,王石靠倒卖玉米赚了300万,创办万科前身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。

和王石一样,在商机遍地、机会盛行的80年代中期,不少粤系房企创始人通过投机崭露头角。

精明的朱孟依(合生珠江系)说服政府出地,他出资兴建了丰顺县城商业街,向商贩收租,获利颇丰。

从事钢贸的黄文仔(星河湾),在上海和广东之间来回倒腾,当很多人梦想成为万元户的时候,他已经赚到人生第一个100万。

陈卓林(雅居乐)带领兄弟在中山三乡创办了家具厂。

借着深圳大兴土木,黄楚龙(星河)承包了深南大道的部分工程。

黄汉青创办的以纺丝为主业的金田,开始谋划进入地产。

到了1987年,改革开放的第9个年头,中国地产界迎来首次土拍。这一次,敢为天下先的仍然是深圳。

1987年12月1日下午,容纳1000多人的深圳会堂座无虚席,过道站满了人,44家开发商举牌竞投、北深港澳几十家媒体蜂拥围观。经过17分钟的角逐,底价200万、面积8558㎡的地块落锤成交,最终由深房公司以525万竞得。就这样,第一家粤系房企,拍走了第一块土地。

惊涛拍岸、风云变幻,引领中国地产风向的粤系房企,在时代潮涌中破浪而出。波澜壮阔40年后,有人改变了潮水的方向,有人淹没于茫茫大海。

二、有梦过江去

1988年,《爱拼才会赢》在台湾录制,随后火遍两岸。就像歌曲所唱“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,爱拼才会赢”,那一年十万人才下海南,为了梦想纷纷过江去。

4月,改革的春风吹过琼州海峡,海南脱离广东成为第31个省。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的消息一传开,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不顾一切冲破体制的束缚,包括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万通六君子,他们带着梦想、带着激情,如跨海的潮水奔向海南。

过江之后,最先被炒起来的是地产行业。后来冯仑回忆说,仅凭一纸批文就可以获利上千万元,看得让人心惊胆战。

冯仑、王功权、刘军、易小迪、王启富、潘石屹等六人拼凑了3万元注册公司,两年后获利3000万。总人数655万的海南岛,涌现出2万多家房地产公司,房价从400元每平涨到7500元,仅用了两年。

此时的深圳,王石的仪器展销中心几经易名,改到1988年时,叫深圳现代企业有限公司(英文缩写MEC),最终一个英语专业毕业的员工参考Marlboro的翻译,提议命名为万科,这个即将叱咤中国地产30年的房企总算落定江湖名号。在王石的推动下,万科走上股改之路,于同年公开发行股票。正是这次发行,万科和华为有了第一次交集。

原来,截止日期仅剩一周,王石手上还积压着600万股,于是让员工四处推销、寻找买主。此时的任正非创办华为一年多,尚处创业艰难时期,囊中羞涩的他看中万科潜力买了20万股。三年后万科上市,成为中国第一家A股上市房企。事实证明,任正非眼光老辣。

万科和地产的第一次交集,技惊四座。1988年11月,万科以2000万拍下深圳威登别墅地块,楼面价大大超出周边售价。首次出手便一骑绝尘,原来,不拿地王的万科是制造地王的祖师爷。

结束竞拍后,时任深圳市规划国土资源局局长的刘佳胜质问王石“怎么出这么高的价格?不是在瞎胡闹吗?”

王石承认这是一张昂贵的入场券,但行动上绝不收敛。一个月之后,王石又拿了天景地块。深圳的地产同行开始对这只初生牛犊另眼相看。其实,王石的野性年少时就已显现。

有一次,王石和小伙伴们偷摘香瓜,被发现后,同伴们四处奔逃,只有王石不露声色地借着瓜秧隐蔽,脱下上衣扎成布袋,装满胜利的果实凯旋归去。

来自潮汕的黄汉青比王石更野。此时,黄汉青的金田在深圳地产界风头正劲,万科拿一块地,他能拿十块地。黄汉青曾打趣王石说:“大哥,你看我这么多项目哪做得完,你要是有兴趣,可以分几个去。”

被揶揄的王石心中自是不快,但笑到最后的是他王石,而不是黄汉青。在深圳地产界呼唤风雨的金田,和万科同样在1991年上市,成为深交所老五股之一,然而经营不善,渐渐日薄西山,最终以退市消失在地产江湖,成为万千陨落星辰中的一颗。

到1990年时,当今粤系主流房企已诞生5家:万科、招商、中海、金地、越秀。

其中,中海重仓香港、招商埋头建设蛇口、万科扎根深圳、越秀深耕广州,刚创办不久的金地,顶着一个老土的名字“深圳市上步区工业村建设服务公司”,蜷缩在上步区一个叫沙咀工业村的地方,后来上步区更名为福田区。

只不过这5家都是国资辈,粤系民营房企尚在襁褓。

这一年,带着北大高材生的光环和一份“商业连锁模式”建议书,郁亮成功求职万科;

碧桂园的杨国强当上了北滘建筑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经理;

恒大的许家印还在舞阳钢铁厂的钢板缝里找问题;

雅居乐的陈卓林在卖家具;

奥园的郭梓文做建筑承包,人赐外号“郭承包”;

富力的张力做装修,李思廉四处淘金搞贸易;

合景泰富的孔健岷刚从暨南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,如果没干地产,他可能是另一个马化腾;

卓越的李华辞去了深圳市直机关团委书记一职,谋划着进入地产;

佳兆业的郭英成和龙光的纪海鹏混迹在潮汕一代,地产一词对他们还颇为新鲜。

三、海南大逃亡

1991年,苏联宣告解体,中国地产也走到了分崩离析的前夜。当时国内集资热、房地产热、开发区热引发高层担忧。海南作为这场泡沫盛宴的中心,岌岌可危。

1992年,海南全省房地产投资87亿元,占固定资产总投资的一半,海口地价从1991年10万一亩到1992年600万一亩,一年飙涨60倍。潘石屹通过炒房炒地赚到人生第一个100万,一个偶然的发现让他决定撤离海南。

为了核实项目的审批情况,潘石屹用五斤橘子和一条香烟换得查阅内部资料的机会。他意外发现海口在建人均住房面积已达50多平,而北京才7平方。凭着直觉,潘石屹意识到海南的房地产要出事,于是收整队伍撤回北京。

果不其然,一年后,先是房地产公司被终止上市,严控银行资金进入地产,随后国十六条横空出世,海南地产行业遭受重创。

1993年,黄家驹作别这个世界,《光辉岁月》经久不衰,在海南唱响的却是灰暗岁月。

调控的风暴过后,留给海南600多栋烂尾楼,18834公顷闲置土地,800亿积压资金和四大银行300亿坏账,海口一万家房企破产倒闭。海南,成了中国第一个楼市泡沫破裂的样板。

海南对岸的广东,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在深圳,王石日子也不好过。由于资金紧缺,万科不少项目走在烂尾边沿,包括武汉万科广场、天津金刚桥公寓、深圳海神广场项目。

在佛山顺德,杨国强首个地产项目——4000套名为碧桂园的别墅,只卖出去3套,毫无地产经验的他心急如焚。

祸兮福之所倚,地狱和天堂悄然转换。抱着试试的心态,杨国强托人找到新华社记者王志纲,让他帮忙出谋划策。在观察一番后,王志纲提出兴建一所贵族国际学校,吸引有钱人的儿女就读,以此带动学生家属买房定居。

杨国强采纳了这个建议,招来北京名校景山学校开办了广东分校,并打出了“邓小平的孙子都入读景山”的大手笔广告,碧桂园项目一炮走红。此次建校卖房成了地产界的经典营销案例,郊区地价拿地、建设配套造城成为碧桂园特色。

尽管1993年格外肃杀,地产这趟掘金快车,粤系房企依然往上爬。

顺德50公里外的广州,张力和李思廉完成桃园结义,二人的地产生涯逆势开启。凭借2000万创业资金,在广州开始第一次“造城运动”,拆迁广州嘉邦化工厂,建设富力新居,赚取了第一桶金。富力的造城功夫有多了得?有个段子说,广州每一根烟囱的倒下,都有富力的一份功劳。

此时,善用政府资源的朱孟依,在广州郊区已经屯积大批农田。不久之后广州城区向外扩张,这些郊区摇身变成城区,如天河东圃、番禺。朱老农从中渔翁得利,合生迅速在广州崛起。

在中山,雅居乐开发了第一个地产项目——雅居乐花园。

至此,碧桂园、富力、合生、雅居乐皆踏足地产,华南五虎中四虎已出山。

许家印刚到深圳一年,在一家叫“中达”的贸易公司当办公室主任。邓老的南巡为举棋不定的改革再次指明方向,许家印知道地产会有第二春,怂恿老板进入地产分一杯羹。

终于,1994年的国庆节,许家印带上一部标致车以及以及司机、出纳、业务人员,4个人踌躇满志去了广州,成立了一家名为鹏达的房地产公司。

这一阶段,王石寻思为万科开刀瘦身,陆续剔除广告、贸易等业务,把重心转移到地产,并加快布局。作为粤系中最先全国化的万科,1995年时已经踏足上海、北海、天津、青岛、鞍山、新疆等12地。

四、猛虎战羊城

1996年7月5日,克隆羊多莉诞生,世界在人类手上充满了无限可能,中国楼市也是。此时,泡沫破裂的阴影已经散去,粤系房企迎来另一股诞生潮。

1995年,孔建岷从工行信贷部辞职下海,携两兄弟在广州创建合景泰富。

1996年,纪海鹏在汕头创办龙光,靠城中村改造起家。

同年,32岁的郭梓文创立奥园。

撤离海南跑到香港玩股票,赚了一桶金之后的李华在深圳创办卓越,与章子怡和范冰冰传过绯闻的李华,个人名气比公司还响。

这时,在广州操盘的许家印帮公司年赚千万,拿着3000元月薪的他要求涨到10万年薪 ,老板拒绝了他。一声叹息,许家印另起炉灶创办恒大。1997年,恒大开发的第一个楼盘金碧花园两个小时销售一空,实现销售额8000万,许老板轻松抱回第一桶金。到了1999年,恒大已经位列广州地产10强。许家印一边狂喜,一边默念:感谢老板当年不加薪之恩!

1997年,香港回归。香港大地产商纷纷涌入深圳,如新鸿基、和记皇甫。

1998年,被视为中国房地产市场化的元年,这一年“福利分房”寿终正寝,“商品房”成为主旋律。抓住90年代的尾巴和最后的时机,海伦堡、时代、佳兆业相继创办。

1998年的万科虽为内地上市房企第一,致富技能不如合生。仅广州一地,合生系开发的项目就有20个,销售面积超过600万平,加上北京、广州项目,总额超过1000万平。这个数字在内地民营开发商中,无人出其左右。合生在广州一地的利润超过万科全国五城总和。

在广州,规模上能叫板合生的是另一只老虎富力。自从1998年步入快车道,富力自1999年起连续三年斩获广州销冠头衔,这场两虎相争的战役,一时间高低难分。

而此时,从顺德方向杀来了另一只猛虎。

1999年,在顺德碧桂园项目大获成功后,作为挑战者的杨国强开道广州,打造广州碧桂园。到了广州,杨国强大量引入职业经理人,单策划经理就招了12人,被内部称为十二门徒。第二年春节,广州碧桂园开盘,以每平3000多元的均价推出花园洋房,这个价格低于部分同地段的平层。

因为超低价,碧桂园创造了70栋楼两月售罄的奇迹。经此一役,杨国强成了广州同行口中“那个可怕的顺德人”。

猛虎们打斗正酣,又来一头猛兽。来者正是霸主黄文仔。

2000年,黄文仔的星河湾横空出世,这个为少数人雕琢的豪宅项目,被黄文仔打造成了地产界的劳斯莱斯,分散式的组团花园、全社区立体绿化,让每一栋建筑都成为观景楼王。开业界先河的星河湾声名鹊起,成为广州楼市翘楚。交房时,黄文仔史无前例聘请国际大师定造了交楼标准,再次于地产界掀起巨大冲击波。

从此,星河湾就像中国豪宅的教科书,每个进入高端市场的房企都要拜读一番。一时间,20万人涌华南,满城尽道星河湾。

从1991年万科上市成为地产第一股,到1994年碧桂园建学校开配套建设先河,再到2000年星河湾引领豪宅风向,粤系的每一小步,都是中国地产界的一大步。就此,历史挥笔写下:中国地产看华南,华南地产看粤系。

同时期,羊城还有另一个人被拿来和黄文仔相提并论,就是有着“最牛散户”之称,学建筑出身的海伦堡掌门人黄炽恒。有人说黄炽恒早些年炒股挣的钱,比海伦堡挣的要多。就是这样一个酷爱炒股的老板,也曾被誉为番禺的高端王。

眼看群雄并起,合生和富力意识到围斗广州将如困兽之争,该换个山头了。

五、北伐之路

1999年的9月,广州2000公里外的北京已是凉秋,朱孟依在王府饭店两次约见海南五兄弟之一的谢强,力说谢强为其在北京开疆拓土。

此时的朱孟依在广州开发了十几个项目,在地产界声名远播,王石更是赞叹:合生才是地产界的航母。经历过海南大逃亡的谢强深谙大船行稳,与朱孟依约法三章后披挂上阵。

继万科之后,合生成为粤系房企中的北伐先锋,并且气势凌人。

2001年,在谢强带领下,合生珠江系披荆斩棘,在北京拿下五块大型开发用地。两年内,谢强帮助朱孟依的合生珠江系在北京签下了5500亩地,总开发面积370万平,没有房企可以望其项背,更早进入北京的万科在当时也只有三个项目。不过,功高盖主的谢强挂帅三年便离开了珠江,随后转到富力麾下。

决定走出广州的富力,并没有第一时间北伐。2001年,张力、李思廉先是到了上海、南京、杭州找地,一无所获才决定进京。但是,此时北京地产开发企业多达4000家,想在剧烈的竞争中站稳脚跟并不容易。

踌躇一年后,富力终于在2002年踏出挥师京城的第一步,也是惊世骇俗的一步。

2月28日,富力以32亿拿下广渠门东五厂地块,技压华润和潘石屹的SOHO中国,这只凶猛的华南虎瞬时名动京城。不久后,奥园、星河湾、金地、华侨城、中海也陆续加入北伐军团。

说起金地,在2001年的时候它不露声色上市了,是房企上市禁令松动后,得到推荐上市的三家房企之一。早早上市,使金地拥有先发制人的优势。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,金地与招商、保利、万科成为四大地产龙头股,俗称“招保万金”。

2003年,随着房地产成为支柱产业定调,资源开始涌入地产。大家意识到风口之下躺着都能赚钱,于是制造业、服务业也开始炒地皮,各行各业蜂拥而至。

海尔做地产、苏宁做地产、国美做地产、七匹狼做地产、奥康做地产、娃哈哈做地产......

神奇的地产行业,让七十二行最终殊途同归。杨国强的老乡何享健同样按捺不住,美的在2004年也做起了地产。

2004年,那是一个秋天,王石在西湖边的浙江宾馆问某个大佬,“我的父亲是行政官员,我的母亲是锡伯族妇女,我也没受过商业训练,我以及我们这代人的企业家基因是从哪里继承的?”

大佬笑了笑,竟也答不上来。

就在这一年,内地首家销售破百亿的房企诞生了,粤系朱老农的合生。也是这一年,媒体披露了中国十大暴利行业,房地产成为暴利之首,开发商开始被妖魔化。

虽然粤系已经陆续北伐,慢半拍的龙光在此时才走出汕头,进军深圳。2003年,龙光以2.86亿元拿下深圳宝安中心区一宗地王,正式拉开扩张版图。

在广州,合景泰富“天价”投得珠江新城两幅地皮,这个创办了9年的公司才算打出了名气。

2004年,王石和任志强被刘晓光拉去了阿拉善,光秃秃的腾格里沙漠带给他们的震撼比楼市的起伏更大。与此同时,王石身后的万科正在被同行不断“挑衅”。

血气方刚的孙宏斌带着顺驰开始全国性扩张,并扬言三年内超过万科。从金田到顺驰,这些挑战者都没能像王石征服珠峰一样征服万科。

2005年,万科以18.5亿的代价受让浙江南都项目,完成了当时地产界最大的一次并购,并借此进入浙江市场。挑战者却走入穷途,孙宏斌股权遭路径收购,顺驰黯然离场。

对于这位挑战者,王石不吝赞美之词,他觉得孙宏斌的过人之处在于有着从低谷再跃顶的能力。

六、燃情岁月

“痛快去爱、痛快去痛,痛快去悲伤、痛快去感动......”

2005年,SHE一首《痛快》萦绕大街小巷,让地产界深感痛快的是一个叫“百亿”的东西。

随着合生在2004年率先销售额过百亿,此后两年,万科、富力、中海、金地也纷纷跻身百亿俱乐部。到了2006年,销售额过百亿就像一道无形的门槛,借以判定谁才是一线房企。

跻身百亿豪门后,李思廉、张力眼中的竞争对手是和黄、长实等亚洲大鳄级别的开发商。合生已经不被张李视为对手。富力的底气来源于即将进行的扩张。它看到了万科成功的法门。

从2004年91亿到2007年523亿,万科的销售额四年猛翻5.7倍,这一切归功于全国化布局。万科之猛是当时楼市疯狂的写照,以万科为代表的粤系开始在土地市场肉搏。

2007年7月,东莞塘厦以6.4亿底价竞拍,万科最终以26.8个亿斩获,成为广东地王。

9月,战场转移到800公里外的福州,经过239轮争夺,万科又以27.2亿拍下福州五四北地块,制造了福州地王。

镜头再次拉回广东,同样是在9月,富力地产和深圳鼎力豪掷47亿,竞得佛山东平新城64万㎡地块,成为片区总价地王。

在二三线城市突击拿地的恒大,土储比2006年增长了9倍。农村包围城市的碧桂园,2006年土储可建面积已达1800万平,高居全国第四。雄赳赳、气昂昂,碧桂园一鼓作气于2007年赴港上市,上市当日市价升浮37%。

作为粤系后起之秀的恒大、碧桂园,此时已然燎原。

七、风暴中转身

2008年1月,新的日历方才翻开,一场大雪扑面而来。雪灾中的南方,寒意侵人。5月,万物开始复苏,一场地震又将13亿人推入悲恸之中。8月,奥运圣火在北京点燃,激情和喜悦重现。

对于地产界,金融危机之下的2008年没有喜悦,只有遍地哀鸿。

富力的47亿佛山地王退了。因为没能按时缴清土地款,佛山市国土部门收回地块。富力2.4亿元保证金被罚没。富力现金吃紧,负债比率高达140%。

万科带头降价了。为了回笼资金,有的楼盘降幅达20%。富力跟进降价,在广东的6个楼盘同时搞联展优惠。

银行停止对合生放贷。朱孟依受黄光裕案牵连消失了9个月,到2009年春节期间,没有老板决策的合生,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口。

豪赌的许家印还没将地王捂热,抬头撞上了暴风雪。2008年1月8日,恒大通过上百轮竞价,最终超过底价8倍,以总价41亿将广州员村的绢麻厂地块斩于马下。

随之而来的是全球性的经济衰退,全国楼市悲鸣共振。该地块周边楼盘也迅速降价,许家印在缴款期限到来前仅付了1.3个亿。

许家印深知这块地赚不到钱,囊中羞涩的他谋划退地,最终没退成。经过2006年和2007年拿地潮后,恒大待开工项目达到37个,加上赴港上市受阻,许家印的资金缺口达到120个亿。为了稳住阵脚,许家印开始奔走香港和深圳找人借钱,但都吃了闭门羹。

随后,恒大全国13个项目打七五折销售,企图迅速回笼资金自救。很多人说,许家印熬不过2008年的冬天,许家印自己也没底。

上帝有时让人抓狂,有时让人疯狂。就在大家都说许家印熬不过2008年冬天的时候,4万亿像一颗速效救心丸,把许家印和众多房企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粤系房企们开始上演新一轮的速度与激情。

2009年5月21日下午,北京国土资源局2楼,热闹的景象打破小楼以往的宁静。作为北京2009年挂牌出让的首块市中心用地,备受瞩目的广渠门外10号地即将拍卖。

竞拍从下午3点半左右开始,竞拍前,起始价仅为29925万元的地块报价达到7亿元。交易大厅人头攒动,一度造成堵塞。这样的场景只在2007年土地拍卖现场上演过。最终,富力以10.22亿拿下,力压万科、奥园、金地、合生等粤系同门。

11月,一年前上市受阻的恒大成功挂牌港交所。许家印的股票受到热捧,公开发售超额46倍,凭借422亿元资产,许老板第一次荣膺首富。

有意思的是,2008年捉襟见肘的许家印找王石借钱,被拒绝了。许老板有钱后,对万科一路买,2016年时,恒大对万科的持股比例已高到14.07%,位列万科第三大股东。不恋战的许家印最终把股权全部转给深圳地铁,远离了宝万之争。

在2008年这场风暴中,粤系也走向分化,有人完美转身,有人迷失其中。

合生在销售达到180亿的最高峰后,开始走下坡路。从2009年起,无法力挽颓势的合生,在五年换了三任总裁,动荡不已中走向困境。2012年,合生以104亿勉强维持在50强榜单。到了2014年,百强榜单再无朱孟依,曾经的华南五虎之首已经掉队,消失于密林。

与合生一样没落的还有战略失误的星河湾。2010年,在一线城市取得空前成就后,星河湾选择了土豪城市鄂尔多斯和太原,无奈煤炭价格下跌,民间信贷资金链断裂导致煤炭企业主破产,星河湾的豪宅失去了客群,黄文仔遭遇滑铁卢。

2009年,碧桂园、金地、雅居乐、富力、华润、销售额均突破200亿,恒大突破300亿,中海、保利迈上了400亿台阶。领头羊万科以634亿居第一位,高处不胜寒。销售top15榜单,粤系占据9席

凭借226亿元销售额,雅居乐在2009年杀到榜单12强。海南清水湾单盘年销售额64亿元,成为闻名海内外的“中国第一盘”,同时成就了雅居乐。此后,粤系房企抢尽旅游地产风头,富力公主湾、恒大海花岛、碧桂园森林城市,超级大盘遍地开花。

2010年,万科销售1026亿,成为第一家千亿房企。

拿出销售额527亿中的一个亿,许家印买断广州足球俱乐部全部股权。一年后,恒大首获中超联赛冠军,资本的力量不可小觑。

此后一发不可收拾,恒大实现中超7连冠,并两次斩获亚冠联赛冠军,恒大在地产行业之外大放异彩。当许家印从美国请回郎平,并支持与恒大还在合同期内的郎平任教国家队时,内幕君看见许老板身上闪着男神的光环。

到了2013年,销售超千亿的房企达到3家,万科继续稳坐头把交椅,绿地、保利分列二三。50强的榜单门槛升至100亿,曾经的百亿俱乐部不再为人乐道。

此时,粤系主流房企的格局基本形成。第一阵营是进入Top10的万科、保利、中海、恒大、华润、碧桂园;第二阵营是稳固在Top20的金地、招商、富力、雅居乐。第三阵营是挤进top50的佳兆业、合景泰富、华侨城、越秀、卓越,以及在50强外徘徊的奥园、时代、龙光。

默默无闻的龙光,在2014年被一则消息引爆。

福布斯财富榜发布,年仅24岁的纪凯婷打败Facebook联合创办人,以13亿美元的身价,一跃成为全球最年轻的富豪,铺天盖地的报道围绕着纪凯婷和龙光。纪凯婷正是龙光创始人、最大股东纪海鹏之女。

这一切都是老父亲的精心铺设。上市之前,纪海鹏将纪凯婷调任为龙光地产的非执行董事,让纪凯婷持有龙光地产85%的股份。不由得让人想起把股份转给女儿的杨国强。

多年之后,除了吴亚军,地产界女掌门还看粤系。

八、风云再起

在河南农村,有一首流传很广的民谣,歌名叫《小槐树》。歌词十分荒诞离奇,“小槐树,结樱桃,杨柳树上结辣椒”。

显然,小槐树结不了樱桃,杨柳也结不出辣椒,荒诞离奇的恰恰是人类。2016年,一个毫无参政经验的地产商当上了美国总统。

这一年,风起云涌的中国楼市有四个词载入史册:销售额11.8万亿、地王340块、总价地王310亿、单价地王14.3万。在楼市记录一项项刷新的背后,粤系房企功不可没。

2016年,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创历史新高,达到11.8万亿元,同比增长34.8%。放在2013年,相当国内一季度的生产总值。

这11.8万亿中,恒大、万科、碧桂园瓜分了一万多亿,三巨头销售均破3000亿,形成三足鼎立之势。许家印转过身却发现,融创、碧桂园、旭辉、华夏幸福的二股东,来自深圳的平安才是最大的地主,湛江马明哲才是那个站在地产食物链最顶端的男人。

2016年6月8日,龙光以140.6亿元拿下深圳光明新区地王,楼面价2.7万元/平方米。

8月17日,上海静安中兴地块拍卖,吸引18家房企龙虎相争。经过400多轮争夺,融信以110.1亿元拿下,14.3万每平创下最贵单价地王纪录。台前创造记录的是融信,幕后轮番叫板、推波助澜的是雅居乐、万科、合景泰富、保利、招商、华润等粤系房企。个把月后,万科花了54亿聘金联姻融信,花最终还是落到粤系家。

8月29日,深圳炸出310亿的全国总价地王。招商和华侨城联合夺标。

11月9日,金地与保利几番周旋后,以总价47.4亿元斩落天津南开双峰道地块,楼面价高达5.61万每平,荣膺天津最高单价地王。

风起云涌的2016年,但闻新人笑,也见旧人哭。完成与孙宏斌的世纪交易,王健林壮士断腕走下神坛。富力甩出199亿接过王健林77家酒店。和王健林一样落寞的是陷入万宝之争的王石。

房住不炒的紧箍咒更紧了。2018年,大家的理想开始变得简单。杨国强宣布慢下来,郁亮只想活下去,生猛的孙宏斌仿佛一夜老了,他淡淡地说:安全第一。

许家印曾说,严冬过后的春天最明媚。

那一年是2009。

Last Modified·2018年9月30日 16:32

linxiaoyun:1#

Jun:冬天让万物挨冻,能活到春天的就能收割死者的份额和新生的市场。这是个商业比喻,也是自然规律。

2018年9月30日 16:34


您尚未登录,请先才能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