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散的宴席

dengli 2017.9.5 14:43 193 0
自然美景 游记

    我们拿着川西的邀请函,盛装出席。走过色达的红房子,走过稻城的青稞,走过亚丁的群山和湖泊,走过川西藏地千年万年的寂寞和虔诚。在川西的如画背景中,我们终将挥手告别。

    宴席不散,江湖再见!

目录

#【人物篇】

#【Day1 成都-桃坪羌寨-新都桥】

#【Day2 色达】

#【Day3 色达-兔儿山-海子山-香格里拉镇】

#【Day4-5 稻城亚丁】

#【Day6 亚丁-新都桥-丹巴-甲居】

#【Day7 甲居-成都】

【人物篇】

    此次的川西行在“捡人网”上找了一同去的伙伴,在淘宝上定好了车,开启一段未知的旅途。

    哥——酷酷的女生,却非常拍照。哥很爱山,如脱缰的野马一样想看到山就想爬上去,但哥却非常讨厌被拍照,不管是你偷拍还是强烈要求合影都一一拒绝。所以旅行中我们只有唯一的一张合照。

    大凤——财政大臣和捡石头的少女。大凤管钱是管的极好的,心思细腻,妥妥的放心。不过大凤心里住着一个捡石头的少女。一路遇水就搜集小石头,视若珍宝。石头一多就重,大凤像选糖果一样不知道如何选择。

    小卓——最上镜和最不会拍照。小卓是我们的颜值担当,每到一个景点,小卓都会说,“给我拍张照吧”,美美的最上镜奖一定非她莫属,但小卓给别人拍的照就一言难尽,一言难尽,还是找其他人拍的好。

    我(阿黎)——最上镜单品。“阿黎,借一下你的帽子!”“阿黎,借一下你的包!”“阿黎,借一下你的拉杆箱!”凹造型必备单品,请找我!!!

    老魏——飙车的老司机。其实老魏应该是这一路最辛苦的,几千公里的行程,附带一群时而拖拖拉拉,时而跑着没影,时而又整车昏睡的我们。

    人生,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,你遇到什么人,过什么样的生活,不知不觉在某个时刻的选择中就已注定。从未想过,如果是另外的人会怎么样?也行是另一番际遇,但一切都是最好的选择。
 

【Day1 成都-桃坪羌寨-新都桥】

    早起的一场大雨打乱了出行的节奏,等到所有人聚齐时已快中午,今天的行程很赶,一路向西。

    初行的一二百里,公路两边多少贫瘠而绵延的山峰,山上极少树木,却多是积雪融化后留下的印记和山体坍塌的痕迹。途径汶川,十年之后,旧城变新城,似乎也很难再找到当年地震的印记,但记忆留在心中,我们的车驶过时心中难免沉重。

    到达第一站桃坪羌寨,寨子保持较为完整,九层的碉堡印刻着一千多年前的烽火狼烟,地下水网的雪山水灌溉着大片果园。寨子虽留下的大多数中老年人,但家家院落干净整洁,户户养花种树,在贫瘠的山脉间,却过着很多人向往的生活。寨子不像苗寨的叮咚泉水,不像大理白族的满园春色,只是在这初秋的呼呼风中,塑造着粗犷和柔情的模样,一如生活在这里的人。家宅的主人大多数花甲老人,他们似乎习惯了我们这些游客的来访,安然过着自己的生活却又时不时叮嘱句,“小心楼梯”,又去忙自己的,看花看天,看时间一点点,爬上他们的脸颊。


 

【Day2 色达】

   色达被认为的赋予了太多的标签,“朝圣”“信仰”。漫山遍野的红房子,穿着一致酱红色服装的喇嘛和觉姆,宗教和文艺的完美碰撞吸引着大量的游客。他们大多来去匆匆,或在红房子前留一张合影,或偷拍一张喇嘛的照片,或在经桶前转上几圈。色达是圣地,但是属于那些潜心修佛的喇嘛和觉姆;色达有信仰,但是属于藏传佛教虔诚的信徒,他们在经桶前转足108圈或磕足长头。最美色达,总是在人心中,而不是我们的相机中。

    这里的喇嘛和觉姆大多是很抵触被拍照的,只要看到镜头稍一对着他就正色摆手,拍照一定要经得他们同意,似是厌烦了我们去打乱他们的清修生活。

    愿下次前来我可以静心听经转经,而不是匆匆过客。
 

    色达给我印象深刻的不是红房子,而是“天葬”。藏民推崇天葬,认为其是尊贵的布施。藏传佛教相信留到轮回和因果相续,认为人及众生并非仅有一次生死,而是有前世今生,绝大多数皆在生死中流转,依众生所具善恶之业的多少,而轮回于六道:天道、人道、阿修罗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。

    我们去到天葬台时,亡者的尸体已经送到,天葬师在处理尸体,梵音不断,伴着天空中盘旋着的数百只秃鹫。天葬台周围的山上长满了青稞,但正对着天葬台的斜坡却光秃秃,那是秃鹫停留的“跑道”。天葬快开始时,上空盘旋的秃鹫慢慢飞向地面,驻足等候。当遮挡的帷幔在不停的诵经声中慢慢拉开,秃鹫们一拥而上。

    我看到那样的场面是长时间的震撼,数百秃鹫密密麻麻的堆满十几平米的地方,一层又一层。诵经的声音不断冲击我的耳膜,我们是听不得亲属的恸哭声的,因为对于藏民,生命是不断的轮回,天葬是伟大的布施。

    在观赏台上,我看到游客中做着一位藏族老人,穿着干净的藏族服饰,时间在她脸上刻下深深的沟壑,我猜不出年龄。她太老了,老到好像走不动了,静静的坐在观赏台最下面最远的地方,一波一波人从她身边经过,她也只是静静看着天葬台的方向,是在看自己的亲人?还是在看自己的未来?

    经云:“吾极珍爱之身体,死时舍弃如瓦砾,俱生骨肉亦分离。不由自主自漂泊,随业决定生何方,是故莫为身造恶。”    


 

【Day3 色达-兔儿山-海子山-香格里拉镇】

    川藏线的体验是眼睛在天堂,身体在地狱。一边是绝美的风景,天高云阔;一边是万恶的高反,头痛欲裂。

    我们为了从色达赶往稻城,一路极速行驶了800多公里,海拔不断升高,大家的高反越来越明显;气温也昼夜变换的明显,一天经历了春夏秋冬。在这样的气温交替,海拔突增,氧气稀薄的环境下,一行四人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反,当行至晚上八九点,全车人疲惫不堪,在头痛、晕车、呕吐的折磨下撑到了稻城香格里拉镇。

    但最美的风景在路上。318国道是进藏的游客经常走的一条线,从川西进入西藏,横跨两大藏区。有经验的司机早就知道这一路哪里的风景最美,哪里最适合拍照,所以老魏在赶路的同时,总会找到绝佳的拍摄点让我们下车拍照。

    途中我最喜欢的是海子山,海拔5000多米的古冰体遗迹。到达海子山时,已经傍晚6点多,这个时候的天气已经像初冬,肆虐的风夹杂着刺骨的寒意席卷而来,山上的云已经被吹的撕裂开来,人被吹的衣襟飘飘。但海子山上湛蓝的高山湖泊却只是平静的漾出一圈圈涟漪,像镶嵌在万顷乱石中的一只只天空之眼,清澈明亮一如往昔,望进去却是,却是化不开的千万年的荒凉和孤寂。

    放眼望去,看不到树,看不到人迹,只看到千年万年的孤寂,只听见千年万年的风鸣。


 

【Day4-5 稻城亚丁】

    昨日的高反已经慢慢消去,但我面对接下来两天的登山还是心里很不安。

    《从我的全世界路过》带火了亚丁,但亚丁的美是一直存在的,是薄薄云雾下的仙乃日,是静谧沉寂的五色海,是神圣庄严的冲古寺,是山间风林间水峰顶雪……

    亚丁路线分为小环线和大环线,小环线难度较小,海拔不算太高,脚程也就3-4个小时,一路慢慢晃荡可以领略冲古寺、冲古草甸、仙乃日、珍珠海等景点。那日阳光正好,细细密密的阳光从薄薄的云层中洒下了,点亮若隐若现的峰顶雪。

    亚丁大环线难度较大,遇上偶遇的大叔说亚丁大环线的难度大过西藏,因其平均海拔都在4000多米,且时间很长。我们走大环线那天,下了一整天淅淅沥沥的小雨,整个亚丁都笼罩在一层薄薄雾气中,氧气似乎更加稀薄;气温地质几度,穿着厚厚羽绒服的我们走的更加步履维艰。整个大环线,徒步6小时,最高海拔4500米,最艰难的时候几乎是十米一停,但最终是达到了峰顶,更庆幸都没有高反。
 


 
【Day6 亚丁-新都桥-丹巴-甲居】

    最初想去川西,是因为友人曾告诉我,那里有一处河流,所有露出水面的石头上都刻满了经文,此后便心向往之。从新都桥出发继续向北往塔公方向走,途经尼曲河,河中石头和河畔山石上刻满了经文,确是友人所说的地方。初看到已是震惊不已,似乎满足了我川西行的一大愿望。此处已经是藏区,我们能够感受到的宗教和信仰似乎更强烈和纯粹。

    再往前走一段便是木雅金塔,是我此行最留恋的地方。木雅金塔据说建造时用了100多斤黄金,它不像我看到的其他寺,它只是安安静静守候在那里。在寺墙之外是做生意的小贩,中途停车的旅行车,四处闲逛的游客。寺墙之内,安静的几乎找不到几个人。转经筒出乎意外的很冷清,只有3个人在转经,经桶发出“吱吱吱”的声响,合着轻轻的脚步声。最内层的木雅金塔非常漂亮,鎏金的塔身雕刻着细致的图案,寺定的神兽安静宁和注视着远方。寺内很小,基本没有游客,只有一喇嘛在虔诚诵经,至始至终都没抬头看我们。寺内没有照明,只有阳光从窗户透进来,却显得寺内更加庄严神圣,不敢大声说话。

    整个寺庙冷清清,只有几个守寺人,没有外界俗世的喧嚣,这儿安静得才像清修之地。


 

【Day7 甲居-成都】

    昨夜驱车赶到了甲居藏寨,夜幕中看不清寨子的样子,只记得昨夜银河清晰可见,我未曾看到过如此夜空。

    但大家对寨子里的住宿可千万别抱希望,很简单的小隔间,算是凑合了一夜。清晨早起,来不及看看寨子全貌,我们就要赶路回成都了。回城路上大家都很累,昏昏沉沉一路睡过去,却真的是要和川西和朋友们道别了。


 

Last Modified·2017年9月5日 15:08

暂无评论

您尚未登录,请先才能评论。